11.28
. 2020
王心心『心』裡的音樂─現代人與古老音樂的最短距離

 

 

以悠揚簫聲,和南管譜曲的余光中詩作《鄉愁》開場,瞬間為講座現場注入寧靜與安定的氛圍。本週大唐人文講座,邀請精習南管各項大曲和樂器,尤以歌唱著名的當代兩岸國寶級南管音樂家王心心,分享她生命裡最重要的養分——南管音樂。

 

 

心的養分,與南管的連結情感

 

王心心是早產兒,在當時的社會與醫療條件下,大家都覺得她活不下來,媽媽將她抱在懷裡,以自己的體溫當作保溫箱呵護著她直到滿月,在雙倍心力的關愛與照顧下長大,故取名為心心。

 

自小在南管音樂的發源地泉州農村長大,作為地方戲曲,南管在當地是相當普及的全民音樂。對王心心來說,南管就是她的搖籃曲,從還不會講話就開始聽,直到爸爸和伯父開始教她唱南管樂曲,一點一滴與南管結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緣。

 

 

認識南管樂器與現場演繹欣賞

 

南管不是一種樂器而是一種樂種,如果只是紙上談兵,無法深刻體會南管音樂的美,王心心老師將南管所有的樂器都帶來現場,逐一介紹樂器特色,同時也邀請跟隨她學習南管多年的呂昶賢先生,和高雄南管少年音樂家林子文先生共同示範演繹。

 

南管樂曲有三大類,指(套)、曲、譜。指(套),有歌詞但不唱,由多個樂章的組合成套曲;曲,數量最多,屬最常用於演出的演唱曲;譜,沒有歌詞,純樂器演奏曲,以意境為主。

 

樂器則有九樣,分為上四管和下四管。上四管(絲竹樂器):琵琶、三弦、洞簫、二弦和拍板;下四管(打擊樂器):雙音、響盞、叫鑼和四塊。樂器間要互相配合拿捏、不能喧賓奪主,重視大家互相配合的敏銳度與經驗。

 

南管音樂演奏主要為上四管,以琵琶和三弦為骨架音,琵琶為主搭配三弦補足音色上的空間感,洞簫與二弦則穿梭於骨架音中,負責旋律性以外的裝飾音,創造出樂曲的延伸性和流動感,拍板則坐在正中間,掌控節奏頓點。若到了戶外演出,要增添樂曲的熱鬧和豐富度,就需要加入下四管的輔助。

 

樂器介紹和示範後,老師以《梅花操》《靜夜思》的南管工尺譜為例,說明譜例、音名與調式並帶領大家學習看譜,體驗南管唱腔。

 

老師教唱主要說明骨架和曲的原則,在相同的骨架中,有非常多的空間可以自己發揮,如變換呼吸、停頓點、聲量。因為個人審美和體會不同,用自己對文字的詮釋,去設計唱出來的裝飾音,沒有固定形式和標準答案,一樣的曲牌,不同的表演者演繹,會展現出截然不同的韻味。今日分享的樂譜也是為講座特別書寫,會後也將此獨一無二的手寫樂譜贈予大唐生活美學館留存。

 

 

傳承與發揚,帶領南管音樂提升至新的藝術層次

 

南管音樂真正的精髓展現,表現在純演奏的指、譜,但當時王心心老師剛來到台灣時,在難找齊樂手的狀況下,只能一人獨唱獨奏琵琶,「清唱」才成為她的獨創之作,也因此一契機讓她領悟到南管音樂演出,不只是表面的合奏,更是一種修行,以及對身邊人事物的關照,在互相傾聽之間,創造出新的高度。

 

多年習樂的歲月,王心心老師深感演奏南管本身便是一種深度的沈澱,最重要與最難的之處,就是把心靜下來。近年開始透過書法練習以及心經,去加強自己對起承轉合的完整演繹。入定,不被外界所擾,方能揣摩出樂曲中詩詞的靈魂。

 

如果沒有走出家鄉,王心心對於南管音樂的認識可能只會停留在農村樂曲。長年紮實的教習與演出經驗,除了促成她創立「心心南管樂坊」之外,在推廣南管音樂的當代傳承與發揚上,王心心也致力將南管音樂與文學、戲劇、舞蹈等面向跨領域合作,成功將南管音樂從地方戲曲,提升到全新的藝術高度,擁有迎合時代的開闊心胸。